潘越雲要來內地發展 希望把個唱開到深圳

那是很美好的一段時間,滾石給我好的音樂,讓我專注於自己感興趣的音樂,甚至現在我所有的朋友還是在滾石的朋友。

3月23日下午,臺灣殿堂級歌後潘越雲來到深圳,領取“現代傳播頒獎盛典”頒發的“綠色逐夢獎”。作為滾石成立初期的第一個歌後,談起今年滾石的30周歲生日,感慨萬分,“那是很美好的一段時間,滾石給我好的音樂,讓我專注於自己感興趣的音樂,甚至現在我所有的朋友還是在滾石的朋友。”

潘越雲的那首《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多年前曾經紅遍全國,她的《天天天藍》、《野百合也有春天》被後來的歌手多次翻唱,作為滾石唱片中最早一位以唱情歌而聞名的文藝情歌女歌手,在滾石迎來30周歲生日的時候,今年1月22日在北京召開了小型演唱會。有人說,在“1980-1990”滾石的黃金十年中真正的一姐,不是陳淑樺,不是齊豫,也不是林憶蓮,而是1993年離開滾石的潘越雲。潘越雲作為上世紀80年代滾石初創時期的一大標籤,被認為是建立了流行音樂的標杆。

1980年12月由潘越雲、李麗芬和吳楚楚三人演繹的《三人展》,是滾石誕生以來的首張唱片。潘越雲以一首《我的思念》驚豔歌壇。1981年12月,潘越雲第一張個人專輯《再見離別》發行,雖然是以情歌的特色打造,但是這種情歌特色又非純粹到底;1982年8月,潘越雲專輯《天天天藍》發行,從此奠定不朽的歌唱地位,可以說是正式確立了滾石唱片中最早一位以唱情歌而聞名的女歌手。

伴隨著“潘越雲”這三個字的,還有好幾個“第一”——臺灣史上第一張鐳射CD唱片是1985年潘越雲和齊豫合作的《回聲》。還有,臺灣地區赴美錄製的第一張唱片,是1986年潘越雲發行的精選作品《新歡舊愛》。再有,1988年發行的《男歡女愛》是臺灣唱片史上第一張男女對唱專輯……在滾石的12年,也是潘越雲事業的巔峰時期,1993年她轉投飛碟唱片之後,事業逐步低落。1993年之後,旋律型歌曲也逐步被更多樂風衝擊,流行的潮水也是後浪推前浪,之後臺灣女聲就成為張惠妹的年代。

今年計畫在內地的舉行多場個唱,潘越雲說今後將把自己工作重心放在內地,希望把個唱開到深圳。

《文化廣場》:滾石的第一張唱片就是你參與的《三人展》,不過據說滾石此時還沒有明確對你的定位?

潘越雲:對,他們聽了我的音樂之後覺得我要走抒情歌曲的路線,其實我也很喜歡閩南語歌、民歌、藍調,我的聲線也可以唱到很高,不過當時第一張唱片出了之後,就為我定下了路線,唱情歌。其實我覺得情歌最難唱,因為你要把自己的心唱出來。

《文化廣場》:聽說當年你是跑歌廳被滾石發掘的?

潘越雲:當時我在唱歌廳,帶著一把吉他到處跑,也去參加一些校園演唱會,有一次製作人王夢麟聽到我的歌聲,就介紹給滾石。當時滾石剛成立,正好要出唱片,他們就讓我去試,試了之後他們就很喜歡。

《文化廣場》:聽說當年的滾石有個口號是“我在滾石我很重要”,每個人都像是家裏的一分子。

潘越雲:對,當年在滾石的辦公室,你隨時隨地可以看到一條標語:我在滾石我很重要!所以那時候滾石的人,向心力很強,這就是經營者成功的地方。如何看待手下的員工,怎樣讓員工有發展的空間?旗下的藝人就更不用說了。像華健到現在還在滾石,哪里向他招手他都不去,這就是一個經營者給下邊人的一種安全感。我們在滾石,金錢收入並不是一個藝人在意的東西。

《文化廣場》:今年是滾石成立30周年,你在公司的這12年,最深的烙印是什麼?

潘越雲:滾石的30年,其實也是我出道30年,最深的烙印是它給我好的音樂,那段時間的我是個純粹的唱片歌手,不是作秀的表演,而是專心在錄音室工作,不受外界干擾,在滾石的12年,做的那些聲音是我很感興趣的。但是現在整個音樂的環境不一樣了,整個世界的音樂工業都是如此。

《文化廣場》:但為什麼還是會做出離開滾石的決定?

潘越雲:這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啊。吳楚楚和彭國華,他們兩個人跟段氏兄弟都是滾石的合夥人。當年我在滾石,他們兩個是帶著我吃飯、帶著我上通告的,我跟他們感情很深。我的第一張唱片《再見離別》錄完之後,吳楚楚、彭國華就跟段鐘潭分開成立了飛碟唱片。後來吳楚楚跟彭國華希望我能加入飛碟,那我覺得,我在滾石呆了12年了,也蠻久的,需要去另外一個環境,看看自己還有多少發展空間。所以就離開了。果然,我到飛碟之後,彭國華教我很多製作唱片的知識,包括怎麼控制預算,成本什麼的。還給我機會自己製作專輯。《癡情》是我手下的製作公司做的。

《文化廣場》:後悔當年離開滾石嗎?

潘越雲:不後悔,因為當時的整個市場在慢慢走下坡。離開滾石之後,我還在堅持做音樂,一直沒停過。我是個唱片歌手,應該以唱片為主,這些年我沒有接主持和演戲的工作。由於我沒有規模化的經紀公司,所以這些年來的演出工作都是一些朋友在幫我談。

《文化廣場》:今年1月本來打算舉行你的內地處女個唱,但因故取消了?

潘越雲:對,延期了,原因是時間太趕,製作來不及,加上當時的天氣原因,所以延期了。不過我一直都很喜歡內地,今年在內地打算開一些個唱,大部分走劇院規模,我也好希望能把個唱開到深圳。

文/于雪 2010/3/24 《文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