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式中慢慢飄飛

從如流的時光中撿拾起潘越雲輝煌的過去,在那個人人用心寫歌,更是人人努力唱歌的年代,潘越雲的歌聲脫俗華美不可方物,但如今韶華過去,儘管類似我這樣年紀的大把粉絲依舊愛戀於她的歌聲,她卻依舊在過去式中慢慢飄飛。

 

潘越雲的那首《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多年前曾經紅極大陸。事實上更早的1983年之後,她已經從無數的短波長波電臺悄然進入了眾多七十後青年的耳中。1983年還是鄧麗君屬於黃色歌手的年代,那時候小學生都要抵抗黃色歌曲的範圍中並沒有包含潘越雲這位向來不沾染紅塵,只生活在情感世界的歌手。於是她的《天天天藍》會通過各種管道與上世紀70年代臺灣民歌一同走進大陸,在很長的時間裏影響了大陸第一代通俗歌手。從這個意義來說,臺灣女歌手中,鄧麗君自然是無可比肩,但齊豫和潘越雲卻處於同一個階梯上。
  
與齊豫文藝路線相比,潘越雲走的是流行歌曲的方向。於是潘越雲有了《世間女子》這張唱片,這是一個分裂點,從民歌的文藝路線,徹底轉型到流行。想來,潘越雲也是想要延續《天天天藍》的巨大銷量,開始以情歌路線,投身商業當中。
  
潘越雲的嗓音如絲如縷,柔韌清冽,兼之寬廣的音域,使得她的歌曲能夠從容出入各種旋律及編曲當中。在製作人的眼裏她就是夢幻般的人物,更是後來臺灣女歌手們暗自效仿的物件,更是歌手水準的一個標準。縱觀如今臺灣的流行女歌手,已經再難重複那個時代。而那個時代聲音辨識度更高的兩個歌手,蘇芮和潘美辰與她的聲音各具特色,從而造就了臺灣女聲音樂的繁盛。尤其突出的是,潘越雲除了實力過人還是一個真正經典美女。無論素顏還是帶妝照,都非現今的歌手可比。哪怕是2009年她52歲之際,仍然豔若桃李。
  
盛極必衰,《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這首歌曲為潘越雲帶來無比巨大的成功,同時也帶來無法攀越的高牆。加之轉公司,換製作人等等明星最忌諱的事情,使得潘越雲的事業驟然止步。作為一個非創作歌手,對製作人的依賴是非常嚴重的,更兼潘的性格因素,實在沾惹了太多紅塵俗世,從而逐步低落。1993年之後,旋律型歌曲也逐步被更多樂風衝擊,一把好嗓子,比不過一個會扭的小屁股。新人輩出的局面雖然在演唱能力上不能造成多少威脅,但流行的潮水卻是一波替代另一波呈現,之後臺灣女聲就成為張惠妹的年代。
  
從如流的時光中撿拾起潘越雲輝煌的過去,在那個人人用心寫歌,更是人人努力唱歌的年代,潘越雲的歌聲脫俗華美不可方物,但如今韶華過去,儘管類似我這樣年紀的大把粉絲依舊愛戀於她的歌聲,她卻依舊在過去式中慢慢飄飛。

文/李文楓 2010/1/22 南方娛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