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埃及人一樣,迷戀貓的優雅

她信三毛,也信那種宿命的吻合,於是,她便回去查找關於埃及豔後的資料,然後開始給自己畫了那樣濃重的扇形眼線,一畫,便是這麼些年。埃及人把貓當作神,她也一直迷戀貓身上那種優美的姿勢,家裏也養了兩隻貓。

 

其實我是有些怕潘越雲的,聽了她那麼多年,總覺得那種低低迂回的聲音裏有無盡的魅惑,三毛也曾說她兩個好朋友,齊豫是像個天使,而潘越雲則像是埃及豔後。後來曾在上海與她匆匆一見,和一群人一起,也聽了她的現場,她唱歌的時候,會有一陣陣的眼波掃向人群,像海水一樣,再加上那樣的聲音,我總覺得她也許是一名海妖,隨時會吞噬你。
 
可是,當潘越雲來南京演出時,我還是無法阻擋誘惑地想要去專訪到她,帶著一顆忐忑的心敲開她的門,她已化好了妝,正準備接受《藝術人生》的外拍採訪,是關於齊豫的主題,她仍是那樣笑著的一雙深邃眼眸,對我一句:“我記得你的。”便把我的不安統統化解,把我帶進了她的世界。那種感覺並不是粉絲對偶像的迷惑,而是一個女人被另一個女人吸引了,非常微妙。到了11月19日,潘越雲已到52歲,可她依然是一個貓一樣的女人,充滿著濃郁的風情又帶著天蠍的神秘感,被任何一個男人愛上都不足為奇。我當然沒有問起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婚外情事件,對這麼美的一個女人,我怎麼忍心?
 
像埃及人一樣,迷戀貓的優雅
 
17歲時,潘越雲父母雙亡,她的性格裏其實一直有著一種孤獨的堅強,半工半讀開始獨立生活。但這樣的逆境,並沒有阻礙她對美的那種熱愛。她從高中時便開始練芭蕾,因為芭蕾課都會放一些好聽的古典樂曲,她一直喜歡跳舞時那種很藝術很優雅的感覺。
 
最喜歡搜集的是古董,潘越雲說這些極美的事物都是要價格昂貴的,所以,她一年只買一樣特別喜歡的東西送給自己,今年是一個古董的櫃子。去北京時,她愛去逛潘家園的舊貨市場,從裏面挑出精華來。有時候,賣舊貨的老闆都不及她懂行,指著一個盒子說那是古時裝粉撲,卻被她反駁,這明明是放印泥的。
 
到單獨聊天的時候,又說到了三毛。潘越雲說,當年錄《回聲》那張專輯時,她與齊豫常去三毛家作客,她們說著話,她就安靜地坐在角落裏聽,三毛說她像是埃及人轉世。她信三毛,也信那種宿命的吻合,於是,她便回去查找關於埃及豔後的資料,然後開始給自己畫了那樣濃重的扇形眼線,一畫,便是這麼些年。埃及人把貓當作神,她也一直迷戀貓身上那種優美的姿勢,家裏也養了兩隻貓。
 
就連今年上小四的女兒,也知道媽媽喜歡這一類東西,會從學校的圖書館裏借來和古埃及文化有著的書籍給媽媽看。說起女兒時,潘越雲滿眼都是笑意,她說,我很忙的,只有寒暑假才會有些自己的時間,平時只要在臺北都堅持自己接送女兒上學,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六點叫女兒起床,一起吃早飯。因為希望女兒的童年,可以從早上睡醒就擁有媽媽的陪伴。
 
進錄音棚時,穿得和赴約一般漂亮
 
潘越雲如今簽約的內地唱片公司是姚謙在管理。因為姚謙多年來一直很喜歡潘越雲的歌聲,始終想要與她合作。她開玩笑說,在和她合作過的男性工作人員裏,有一大票她的“愛慕者”,那樣的愛慕並不是要談一場戀愛,就只是發自內心地喜愛著她與她一起工作。
 
最大的“愛慕者”要數小蟲,幫她錄音時,小蟲會在錄音室裏點上很多蠟燭,擺上很多鮮花,營造出最詩意的氛圍。而潘越雲自己對錄音也非常嚴肅慎重,因為錄的大部分都是情歌,她堅決不會穿著運動服或是睡袍、短褲進錄音棚,而是會穿得非常精緻,打扮漂亮,就像是去赴一個約會一樣。相較而言,李宗盛是對錄音要求最龜毛的,非常嚴格,每一個咬字發音都必須精准,很注重字正腔圓。潘越雲說要是李宗盛幫周傑倫錄音的話,一定會瘋掉。而錄音起來,最不嚴格,對人沒什麼要求的是羅大佑,他是個很不嚴厲的,就算潘越雲說“再錄一下,我可以唱得更好。”,他都是反過來說,“不用啦,這樣就很好啦。”
 
而現在年輕的歌手裏,潘越雲欣賞的是陶喆,因為他會寫歌、唱歌、創作、錄音,很有才氣。她還特別喜歡一些很民族化的歌手,如原住民歌手紀曉君,她說紀曉君的家族都有靈媒的特質,她唱歌又是很空靈,像齊豫那樣。在她聽說我的外號叫巫婆時,她便笑著告訴我,有很多沒人講的事情,天蠍座的她偏偏就知道,別人因此常常會感歎她很詭異,她便會對別人說:“我是巫婆呀。”

文/黃佳詩 2009/10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