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越雲告白心情:我成熟,我有魅力

而我自己,也已經從當年的那個小女人變成了如今三歲孩子的母親。回首往事,似乎對生活有了太多的感悟,那不是生活的一種磨曆,而是一種包容和感恩的心情。      

 

潘越雲,一個崛起於中生代的流行歌手,她的音樂一度被譽為臺灣滾石唱片的絕版唱片,而她的歌迷們現在也已為人父、為人母,回過頭來再細細品味她的音樂時,一種濃濃得成熟的味道,更加讓人回味。本期《心情電視》,潘越雲告白她作為一個成熟女性的魅力心情—-
  
“在我17歲那年,我的父母就在高雄離開了我。沒有父母的日子,我的心靈也跟著空了一大截;為了離開傷心的高雄,我踏上了臺灣北上的列車,隻身來到臺北,尋找另外一種生活。或許是體驗孤獨太久了吧,在我的小小的只有1米5幾的個子裏,居然藏著那麼堅強而又敏感的個性。”
  
“我的內心會比較堅強一點,那我的表像看起來非常的柔弱,很柔,非常慢。但是我對很多的事情要求非常的精細,然後對我個人的要求非常的高。我是一個非常快速的人,但是大家都被我的表現給矇騙了。”
  
“我很慶倖自己,在臺北的流浪生涯中,與音樂結緣,做了歌手,也算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天空。我愛好文學,便有了三毛、齊豫兩位朋友,我愛好民族色彩濃厚的東西,很巧,這兩位朋友居然和我一樣,我們有了很多的話題。我們在一起暢談一切女人們時時刻刻都在談論的話題,那是人生的品味和感情的領悟。就是這樣的一份友誼加上百分之百的誠懇交談,讓我的音樂裏多少參雜了一些即多愁善感,又有些溫婉哀怨的小女人的味道在裏面。我的歌如同愁波,給人溫柔的衝動,又如同晨風,讓人在幾多無奈之下,對事態有了些許頓悟。”
  
“我從這些信件裏頭我發現喜歡我歌的朋友,我覺得他們都是也有一些獨特的個性,基本上他們都非常的不錯,非常的優秀這樣的。他們對我的那種依賴,還有那種喜歡,還有那種支持,我收到這些信件我都非常珍惜,因為他們給我很多很寶貴的言語,很寶貴的文字。”
  
“如今我從事唱歌事業已經差不多快20年了,在我的歌聲中,我相信有很多的朋友,都是跟著我的音樂一路一起走過來的,一起成長的,到現在為止,他們有的已為人父,有的已為人母。而我自己,也已經從當年的那個小女人變成了如今三歲孩子的母親。回首往事,似乎對生活有了太多的感悟,那不是生活的一種磨曆,而是一種包容和感恩的心情。”
  
“我是天蠍座,水象星座。水象星座的人比較柔一點,那很會查顏觀色,所以這是我多年來的一個成長的一個心路歷程,給我的一些性格,我懂得去包含別人,去關懷別人,我知道怎麼去愛別人,那種愛不一定只限于愛異性朋友,還有我的朋友,我覺得一個人有愛呢,他才會在他的生活當中還是在他的歌聲裏頭,他會用很真的那種忠誠度去詮釋他的歌聲。”
  

“從我經歷的角度出發,我幾乎是歲月的一件磨製品。在磨制的過程中,我懂得了,如何去關愛他人,善待他人,當然,我並沒有把我的這種關懷全部傾注在人與人的交往之中,而是把他拋向了更廣闊的空間,讓所有與我接觸的事物,都變得那麼感性,那麼富有人性的情感。”
  
“基本上我是一個女人,所以我就具備我女人該具備的條件,那當我的聲音在歌聲裏頭的時候,非常女性非常柔那樣子,我想非常正常的,我想如果聽我歌的一些朋友,他們有受到一些音樂的影響,我覺那是很正常的。但是音樂其實是讓人來欣賞的。讓人來聆聽的,我不會希望一首音樂去影響到他的人生還是他的整個情緒。”
  
“記得臺灣有位女畫家,她不管去旅行,還是去美國的大峽谷作畫,穿在身上的永遠都是一身中國特有的旗袍。這看上去很不倫不類,或許也沒有人能夠理解她,但是我明白,在她孤獨的旅行當中,她是在積累著自己的人生層面,在尋找著自己內心裏面的那份創作的靈感。在我的音樂裏,我並不想成為萬人迷,我想做的,唯有把這許多的感悟揉在一起,製作出更多的好聽音樂,因為我相信,很多的音樂是讓別人很難去預知的,如果聽者能夠超越自己的年齡欣賞,我認為就已經產生共鳴了。”
 
 
文/車翠蘭 2003/3/14 新浪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