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音樂時代亟需建立新模製

倘若收費下載制能真正落實執行,不僅是對唱作人辛勤勞動的尊重與回報,對整個音樂產業來講,影響也是積極正面的,因為版稅的增長、回流必將促使更加精良的好音樂不斷新生,這想必是包括聽眾在內的各方都樂見的理想前景吧!

潘越雲 華語流行樂壇資深音樂人 入選臺灣“百佳”唱片數量最多的歌手

記者:作為見證華語樂壇三十餘載風雨變遷的專業音樂人,從唱片時代到網路時代,對於音樂載體、傳播方式和版稅形式等方面的演變,您的切身感受是怎樣的?

潘越雲:唱片時代跨越到網路時代,音樂本質是沒有變的,但對於唱片歌手來說,從錄音室走到台前成為面對時代更迭不得不進行的順應與轉變。網路媒體的出現,重創了傳統的唱片產業,演出市場成為取代唱片銷量的存在手段。音樂載體多了網路這一新形式,並非表示不再需要實體音樂的部分,因為消費族群是多樣的,像音樂發燒友對實體CD的需求就是網路音樂無法滿足與替代的。同時,網路媒體也有著它的優勢所在,比如對新人新曲的推介、傳播作用,網路這個新媒介的影響力是以往的傳媒手段所不具備的。音樂在現今時代裏的存在方式將更加多元,也蘊藏著更多的可能性。

記者:如您所言,網路時代使音樂傳播形式更加廣泛、多元,是否可以理解為低成本的傳播優勢有利於對歌手的宣介作用,網路時代才是音樂的“黃金時代”?

潘越雲:其實深究任何表像都有其優劣,或許所謂“黃金時代”的網路時代造就了高傳播速度的宣介作用,但也表示視聽閱讀者越多,汰換速度也越快。數位音樂時代,人們的消費習慣已不同以往,唱片的銷量在開放的數位音樂平臺面前日漸啞然失色,唱片公司、音樂人單靠唱片維持生計在如今已經不太現實了。而網路音樂下載量與唱作人的收益也不成正比,這個領域同樣讓我們無法依仗。音樂介質從黑膠到卡帶再到CD,一路順應時代發展、流變,網路的出現同樣具有其進步和合理性,只是我們應當如何更好地把它的優勢發揮出來,儘快建立起能夠適應當下音樂環境的新模式,才是這個所謂“黃金時代”的當務之急。

記者:您所指的“新模式”具體是怎樣的?實行網路音樂服務收費下載制度這種“新模式”是否能真正保障音樂人的利益,能否挽救唱片市場?

潘越雲:網路音樂服務收費下載制度確實是一種值得肯定和推廣的版權保護“新模式”,傳統的音樂行銷模式早已被打破,但新規則卻尚未建立起來。版權人的權益不能得到切實有效的保障,這對音樂的良性發展也是不利的。倘若收費下載制能真正落實執行,不僅是對唱作人辛勤勞動的尊重與回報,對整個音樂產業來講,影響也是積極正面的,因為版稅的增長、回流必將促使更加精良的好音樂不斷新生,這想必是包括聽眾在內的各方都樂見的理想前景吧!實行網路音樂收費或許可以激發更多音樂創意,將使市場更加蓬勃,更有競爭力。就此方面而言,實行收費模式或許對刺激市場競爭是有促進作用。

記者:有音樂人表示被收費物件應該是網路音樂播出平臺而非聽眾,您是否認同?您如何看待網路音樂服務收費後的收益分配問題?

潘越雲:我相信最終“收費”會是一種指向,但還是需要供方、管道方的商討定論。一個完整音樂作品的誕生並非是歌手個人獨立完成的,背後的創作、製作團隊的辛勞付出都是不可磨滅的存在。收費後的收益分配如何能具體到台前幕後的各個方面,使其都得到公平合理的保障,這還需訴求於相關法律的建立。

記者:您對未來唱片業、網路音樂服務業的前景,作何期待?

潘越雲:雖然不可諱言的,音樂免費下載無疑是唱片銷量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但依目前情形看來,各方利益依然還是存有的。也許未來網路音樂仍舊是趨勢主軸,無論音樂媒介如何轉變,我們還是要勇敢應對,甚至挑戰這個時代。存在即合理,雖然當今的音樂市場環境紛亂複雜,但它依然是在向前不斷發展著,找到契合這個網路時代的新法則,音樂事業就會迎來新的生機。除了立法,提高民眾的版權保護意識也是有必要的。身為歌手的我,便要更執著於高品質的音樂,付出和回報應該成正比,最終還是得回歸到:我們必須誠實的面對音樂。

社會科學报  潘圳  201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