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滾石三毛送的碗至今珍藏

“越山過嶺追 人生,雲飄霧散求真誠”,在採訪結束時,潘越雲寫下一手漂亮的草書,她說這句詩首字是她的名字,意思是要覓得人生的風景必須要跨越種種,然而一切真正實現 的時候,其實都可以看破,惟有真誠常留心中。

潘越雲回憶滾石舊事 三毛送的碗至今珍藏

滾石三十年,也是潘越雲(微博)出 道的三十年。第一張唱片,第一個簽約歌手,很多滾石的第一次都在她身上發生。回憶這段一起打下江山的日子,潘越雲如同打開了未合上的寶物箱。“越山過嶺追 人生,雲飄霧散求真誠”,在採訪結束時,潘越雲寫下一手漂亮的草書,她說這句詩首字是她的名字,意思是要覓得人生的風景必須要跨越種種,然而一切真正實現 的時候,其實都可以看破,惟有真誠常留心中。

滾石第一個簽約歌手

天天新報:對於很多人而言,滾石的歷程是一場集體記憶,而在您這個開山元老心中,又藏著怎樣一種情懷?
潘越雲:我對滾石的情懷應該最濃,即便離開這麼多年了,對我來說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那時候我在高雄的最南部生活,經常自彈自唱,20歲那年我遇到了校園民歌手邰肇玫,她很詫異我的唱功,回去便推薦我給滾石。
滾石幾經周折打聽到我,讓我從高雄去臺北試唱。那個時候我還不懂什麼是壓力,當天我唱了三首歌,另外自彈自唱了一首西洋民謠。過了一個月,我又 收到一張車票,讓我去臺北錄音,就是滾石的第一張唱片《3人展》。一年後,我簽約成為滾石第一位歌手。其實,第二次到臺北,滾石就幫我租了一間房子,但我 只拎了一個皮箱一本英文字典就去了,並沒有搬去全部家當,一直到了兩年之後,我才退租了高雄的房子,陸續把鋼琴、流浪狗帶了過去。
天天新報:滾石當初那麼吸引你,後來又吸引那麼多歌手,它的特別之處在哪里?
潘越雲:滾石從沒有把歌手當商品,一開始只有我一個歌手,都是老闆們親自帶著上通告。發《三人展》時吳楚楚問我會不會寫歌,在這麼張開山鼻祖的唱片裏,就收了我的創作曲《等待》。他們不同于生意人,一開始簽約,就問我一個月有多少開銷,每個月就給我這麼多。
因為我是純粹的唱片歌手,他們怕我生活上有困擾。段鐘潭在公司會摸我的頭,這是他褒獎的方式。我在臺北換租閣樓養流浪貓,是他親自幫我搬家,我離開臺北去做唱片宣傳,家裏的貓也是丟給他幫我養。

三毛會探視我的內心

天天新報:那個時期滾石在你身上實驗了很多音樂可能性,與齊豫、三毛的《回聲》也是其中之一。
潘越雲:我們以前都看三毛的書,幻想她是那麼一個四處流浪的女生。有一天滾石找了她,想把文字做成有聲音樂,我與齊豫加上製作人,四個女生成天 窩在三毛家裏聽她講故事。三毛的家一塵不染,有很多書。她是一個感性的人,心很細,總講很多故事,如非洲撒哈拉沙漠的見聞,如何邂逅荷西等,對我們來說, 就像書中的主角走了出來。她也收藏了很多流浪時的“戰利品”,其中一個碗現在都完好地保存在我的家裏,我拿來放很漂亮的乾燥花。她只送給我,沒有送給齊豫 (笑)。她很喜歡我,在她的書《我的寶貝》裏還提到我。她會探視我的內心,當時的我很安靜,三毛會突然指著我說“你看她坐在那就像一幅畫一樣”,過一會又 笑說“你前世一定是埃及人”。
天天新報:所以你家裏很多東西都有滾石的記憶?
潘越雲:沒錯,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與滾石一路成長,在前十年,我參與到滾石的點點滴滴,對此是很感恩的。我曾說過,我人生有三個階段,第一 個階段我和我父母相處的童年,他們在我17歲就去世了,剩下我自力更生。20歲之後遇到滾石,一呆就呆了十幾年,它是我人生第二階段。第三階段,就是我結 婚生子。
天天新報:既然如此,為何還會在1992年離開,回想起來感到後悔嗎?
潘越雲:我在滾石呆了十幾年,那時候想要轉型讓自己變成音樂管理者。所以我就跟“飛碟”成立了工作室,那又是另一個階段。我並沒有後悔。只不過哪怕到了80歲,滾石在我心中還是最重要的。

李宗盛總給新人機會

天天新報:滾石就似一個大家庭,當年的故事現在還會常常浮現腦海嗎?
潘越雲:在這個大家庭中,不會劃分誰是一姐一哥。那時候黃韻玲(微博)才十幾歲,可她是我們的音樂精靈,我和齊豫的《夢田》和音譜就是她寫的。就算資歷淺,李宗盛照樣給她機會。每天我們都自發去公司報到,大家在一起就很鬧。一次,周華健在後臺講笑話,我和齊豫上場唱《夢田》,我憋到間奏還止不住狂笑,後來就警告他們不許在上臺前給我講。
我在滾石還養了一隻叫小白的流浪狗,它幫業務部看貨車,好像警衛一樣。滾石所有人都認識小白。我還撿了很多流浪貓,“逼”張信哲、娃娃他們帶回 家養。後來有歌迷要移民就打電話到滾石,“我有一隻貓養不了,指定要交給潘越雲養”。好多好多故事,經過二十多年,對我來說都像在眼前。
天天新報:女兒也去了臺北站,你會跟她描述那段滾石的快樂嗎?
潘越雲:接到“滾石30”的邀約,我在電話裏想也沒有想,說“好啊,你們不讓我唱,我半夜也要爬去唱”。每個歌手共襄盛舉,就是滾石的同學會。我帶女兒去,她拿著場刊到處找人簽名,比我還興奮。

天天新報  201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