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有的恩情都來自滾石”

作為滾石唱片簽約的第一位歌手,潘越雲細細回顧了她與滾石唱片的“前世今生”。“我所有的恩情都來自于滾石,即便我人老珠黃了,滾石永遠烙印在我心中。”

潘越雲回首歌唱生涯:我所有的恩情都來自滾石

作為滾石唱片簽約的第一位歌手,潘越雲細細回顧了她與滾石唱片的“前世今生”。“我所有的恩情都來自于滾石,即便我人老珠黃了,滾石永遠烙印在我心中。”

“我的人生大致分為三個大階段:第一階段是與父母相處的17年,我17歲那年他們相繼去世;第二階段是我在滾石唱片的12年時間;第三階段是如今我已為 人母……”滾石唱片Logo上那支黃色箭靶,深深擊中了潘越雲的人生,滾石在她心中無疑留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為滾石唱片簽約的第一位歌手,潘越雲理所當 然成為“滾石30年上海演唱會”助威團的首位成員。昨天,潘越雲來滬接受了採訪。

一張車票,踏上歌手之路

與很多加入滾石唱片的 歌手一樣,潘越雲當年也在餐廳駐唱。她很幸運,因為碰到了自己的伯樂。“當時雖然是自彈自唱,但我也有很多粉絲,其中有兩位是學校老師。有一次他們主動和 我說話,邀請我在他們學校的音樂會上演唱幾首歌,我很高興地答應了。到了音樂會現場後我才發現,那裏有很多來自臺北的名歌手。”

正是因為參加了那次音樂會,潘越雲認識了王夢麟、邰肇玫等當年著名的臺灣校園民歌手。“邰肇玫當時問我來幹嗎,我說來唱歌。她只知道我會彈吉他,從來不知道我會唱歌,所以那天她很專心地聽我唱。音樂會結束後她回到臺北,隨即向滾石推薦我,說我‘唱歌不錯’。正好那一年滾石要做唱片的業務,就決定給我機會試一試。他們經過一番打聽,最後通過王夢麟聯繫到我。”
隨後,20歲的潘越雲收到了滾石從臺北寄來的一封信,裏面有一張從高雄到臺北的國光號單程車票,讓她去公司試唱。“我就是愛唱歌,在高雄唱,在臺北唱沒差別的。”於是,潘越雲簡單地收拾了一些隨身物品,拎著一隻小皮箱,帶了一本英語辭典,來到了臺北。

三首歌曲,滾石首位簽約藝人

潘越雲對自己的嗓子很自信,滾石也 就只試了三首歌,立即與她簽約,成為滾石首位簽約歌手,而第二位簽約歌手是羅大佑。“當年來到錄音室,我才知道原來音樂是這樣做出來的。記得當時我一共唱 了三首歌,都是滾石指定的曲目。第一首是王海玲的《忘了我是誰》,調很高;第二首是蔡琴的《恰似你的溫柔》,調又很低,他們就是要看一個歌手的音域和音 色;第三首是我自彈自唱的歐美民謠歌曲。我唱完他們就豎起大拇指,覺得不錯,後來他們就找了一個房子,讓我先住下來,沒想到一下子就這麼多年過來了。”

滾石發行的第一張唱片,是潘越雲、吳楚楚以及李麗芬三人合作《三人展》。從那時開始,潘越雲就走紅了。如今,已經年過半百的潘越雲回憶起當年事,仍顯激 動:“那時候公司只有10人左右,對我而言,雖然離開滾石唱片已經18年了,但它永遠在我內心裏,可以說我是跟滾石唱片一起成長的,它已經融進我的骨子 裏、血脈裏了。”

兩位歌手,成就一張經典唱片

《天天天藍》、《胭脂北投》、《再見離別》……潘越雲在滾石發行過多張經典唱片。其中,有一張唱片,因與自殺的臺灣女作家三毛有關,而顯得更為特別———1985年,滾石錄製三毛的作品集《回聲》,挑中了齊豫和潘越雲。潘越雲說:“挑了我們兩人,是滾石覺得這樣的組合應該有不一樣的火花呈現。”

《回聲》發行後,成為滾石唱片鼎盛時期最具代表性的唱片之一,也成就了三個女人的一段真摯友誼。在潘越雲的一生中,和齊豫、三毛如閨密般日日廝守的短暫歲月,成了她不可磨滅的記憶。“三毛的朋友不多,我們就成了她家中的稀客。因為我們每天到她家裏去開會。最後,開會就變成聽三毛說故事,三毛講了很多她去流浪寫作的故事給我們聽。”

在如今浮躁的華語樂壇,再也不會有像《回聲》這樣純粹而精緻的唱片。潘越雲說:“在那個年代,有很多經典的作品,二三十年後再拿出來聽還是經典。可能因 為現在,費力而純粹地製作一張唱片越來越少見了,所以更顯得珍貴。”潘越雲還覺得,“雖然如今樂壇與當年有很大的斷層,但這些斷層是美麗的,就讓它去吧, 能擁有美好的回憶才是重點。”她還透露,臺北站和北京站未有機會與齊豫合唱的《夢田》,在上海站可能會為滬上觀眾獻演。

勞動報  黃俊 201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