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小蟲的全力發功、加上阿潘的傾情演唱,強強聯合又締造出華語樂壇的一張傳世經典,同時也讓後來者知道,情歌究竟應該怎麼樣去唱,才稱得上“好聽得入骨入肉”。

 

潘越雲是首位簽約滾石唱片的女歌手,一路見證了滾石的成長。身為元老,她也將歌手生涯最好的時光都獻給了東家。無論從資歷、唱功、還是音樂的多面性而言,阿潘都是當之無愧的滾石一姐。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聽她歷年的歌曲,就是在翻閱一部臺灣流行音樂進化的編年史。
   

在滾石多姿多彩的12年,潘越雲總體上有過三波事業的高峰期:1982年一鳴驚人的《天天天藍》無疑奠定了她的巨星地位;1986年高調的《舊愛新歡》不僅首開海外STUDIO錄唱的先河,更以高質素的多元化表現引爆市場轟動;而1989年由小蟲擔綱製作的《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則成功突破了後期的發展瓶頸,影音成績的斐然也為潘越雲日後與小蟲的二度合作埋下了伏筆。事實證明,兩年之後的大碟《春潮》也照樣是經得起市場考驗的佳作。
   

80年代末的臺灣流行音樂進入了百家爭鳴的全盛時期,不論是民歌風行一時的清新簡約,還是瓊瑤千篇一律的黏膩纏綿,都已經不再符合市場口味。隨著唱片業整體大環境的完善和音樂製作行銷手段的進步,流行歌曲的商業氣息愈加濃厚起來,而情歌作為最易於打動人心的利器,必然成為重中之重。潘越雲是當時臺灣最好的女歌手之一,以她如雷貫耳的聲勢,小蟲能為這樣的大牌製作專輯,是要受寵若驚到沐浴剃須、西裝革履打領帶的程度的。而選擇小蟲做公司當家花旦的專輯製作人,滾石也的確眼光老到。憑小蟲的細膩心思,對女性心理的拿捏甚為精准,又正值風華正茂的高產期,多寫幾首流行度高的情歌自然不費多少力氣,考量之下市場勝算可謂頗高。
   

潘越雲甫一出道就以擅唱情歌而著稱,每年只做1-2張唱片是她不變的堅持,即使是在她最紅的時候亦是如此,典型的“慢工出細活”。《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裏的歌曲,不僅僅契合到城市男女愛情版圖的方方面面,更讓我們沉醉于阿潘豐饒的音色和多變的唱腔而無法自拔。
   

同名主打《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捧出一個濃烈悲愴的阿潘,從一開始的低訴,漸進到之後情緒的逐級渲染,越唱越動人心魄、氣勢磅礴,直至高潮部分的最後一句“你卻沉默不說”,阿潘的嗓音帶著一絲哽咽戛然而止,卻留給聽者難以平復的心境和兀自延展的想像空間,恰似一石擊起千層浪,感人至深。此歌原非男女情歌,當初是小蟲寫給一位猝逝老友的緬懷之作,表達的是對摯友的深深依戀和不舍,卻被潘越雲唱出專屬於戀人之間的那種錐心刻骨的悽楚與心痛,旋即成為阿潘繼《天天天藍》、《謝謝你曾經愛我》之後,坊間傳唱度最高的流行金曲。連阿潘自己也是後來經由小蟲之口,才驚訝地瞭解到他寫這首歌的初衷,唏噓不已。此輯中《你會愛我很久嗎》是我最為偏愛的一首。復古的編配為歌曲營造出一種似夢還真的朦朧意境,渾厚的鼓點攝人心魄,阿潘夢幻的聲音也如隱藏在若隱若現的煙霧裏。一襲紗質黑裙,阿潘在這支MV裏的美麗與幽怨教人難忘,眉宇一蹙一挑之間,流動風情無限。
   

俗語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潘越雲在配唱《又愛又怕》之前,恰逢某男士向她求婚,真真愛煞怕煞!慌亂矛盾的心情反而讓她身臨其境,在演唱上意外加分不少。於是我們聽到阿潘纖纖柔柔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復吟唱著“我又愛又怕。。。又愛又怕。。。”,心情猶如坐上“SEE SAW”蹺蹺板,前一秒為她喜悅,後一秒更為她的不置可否而心疼。《花中花》是此碟中小蟲的又一心血之作,在我看來簡直是為阿潘量身定制一般:孤傲、疏離、悶騷、多情、敏感、堅忍,正是阿潘的個人特質最真實、最全面的寫照。魅惑的歌聲伴著精巧的節奏飄過耳際,分明是掩藏不住的落寞與自憐,那種欲為人知卻不被人知的悲苦,聽來格外黯然神傷。
   

《床上的法國煙》題材較為新穎,算是潘越雲新的嘗試。此歌和娃娃(金智娟)的名曲《黎明不要來》在情境上有異曲同工之妙。儘管1987年阿潘在專輯《紗之吻》中已按製作人沈光遠的要求牛刀小試一把,用過慵懶的唱法,可還是在塗惠源的曲式下,呈現出更為性感撩人的聲音表演,是超贊的驚喜。《哈嘍!太陽》有一股蓬勃明朗的氣息在冉冉上升,放在專輯的最後相當合適,就像黑夜過後是黎明一樣自自然然,甚至讓人覺得是與之前推出的單曲《大地旋律》遙相呼應的。此外,可能因為都是陳耀川寫的曲子,感覺上《你是欲留還走的風》和《你會愛我很久嗎》的編曲似有些許關聯,只因詞作者不同,所以兩首歌的內容就完全兩樣。前者是激情過後,對已經逝去的愛情作出的冷靜理智的剖析;後者則是身處愛情漩渦中的女人對身邊至愛男子的甜蜜忐忑。
   

很難加以比較與取捨,因為這張唱片裏的每首歌均水準上乘,幾乎都可以拿來當主打歌使用。沈光遠《再當一天愛人》的悅耳自不必說了,就算不是出自于大師之手,《陪我跳完這舞》和《你給我的不是我要的》也同樣是詞曲俱佳、聽出耳油的好歌。稍加注意就會發現,正是大名鼎鼎的塗惠源包攬了整張唱片的編曲工作。實際上他的作曲功力並不遜於小蟲,據說只是因為一頓老友間的劃拳定角色,在輸給了小蟲之後,塗惠源才信守諾言,選擇了後期編曲的活計,分工不同而已,一笑而過。
   

唱女人的歌,給世間的男女聽。這張女人味十足的專輯,處處彌漫著製作人小蟲的影子,對於情歌的創作和編排無不透出深厚的功底,已到達他某個期間所能做到的極致。這張專輯面市之後成功大賣,銷售收入竟然足以買下當時滾石唱片的整幢辦公大樓。不料後來卻被陳淑樺的《跟你說聽你說》以黑馬的姿態反超,結果惜敗,未能摘得年度銷量冠軍,由此還引發了潘越雲和陳淑樺“後不見後”的不和傳聞。但《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於次年奪得第二屆臺灣金曲獎“最佳演唱專輯”大獎,還是為阿潘挽回了不少面子。
   

滾石的老闆三毛最喜歡潘越雲的聲音。他曾戲言,阿潘的歌最適合躺在床上來聽。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這枚CD,正如一朵午夜時分悄然綻放在黑森林深處的嬌豔玫瑰,吐露著絲絲縷縷沁人的甜香。小蟲的全力發功、加上阿潘的傾情演唱,強強聯合又締造出華語樂壇的一張傳世經典,同時也讓後來者知道,情歌究竟應該怎麼樣去唱,才稱得上“好聽得入骨入肉”。

 

文/胖公雞 201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