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一起等待潘越雲

情歌的內涵往往難以表達,因為你必須用真實的感情去表達,這些都來自生活中你對人和事物的感受,有些東西你必須去醞釀,所以唱得好的情歌都是從生活中累計而來的。

潘越雲:青年歌手大賽是神聖的工作

對我來說,國家級的評委當然是第一次,我覺得很神聖,我當然義不容辭一定要來做這樣的評委的工作。

潘越雲:好音樂都會受歡迎

我相信不管音樂是什麼走向,只要是好的音樂都會受到大家的喜歡,不管哪個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到2000年,我想每個年代都會有不同的一些代表性的作品。 

潘越雲,越久越醇

就是因為那些聲音,曾經貧瘠的年代無比富有,曾經蒼白的歲月有了顏色,曾經脆弱的時刻開始堅強。潘越雲十幾歲時寫下兩段話:越山過林追人生,雲飄霧散……

潘越雲談及母親落淚

我一輩子會想到我的母親,母親給小孩的力量很大,我想天下的媽媽都是這樣的,我的這種感動絕對不是激動,我對所有天下的母親表示非常大的尊敬。 

阿潘25年音樂之旅:音樂之路還很長

我的工作重點是錄唱片,我覺得唱片是要持續的,無論一年、兩年還是三年做一張,我有一種使命感,要持續地把唱片做好,肯定要做一些好的音樂。

潘越雲:三毛說我很安靜 前世是個埃及人

我們四個女人裏面只有我最安靜,其他三個都很吵。所以三毛有一次就說:“你看她坐在那兒,好像一幅畫。她前世一定是個埃及人。”

潘越雲,越久越香濃

“當時我就想,好吧,那我就去臺北,如果不行的話再回來駐唱。但沒想到皮箱一拿到臺北,就再也沒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