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田也有春天 潘越雲歌者三十年

2010年1月22日,在北京舉行她在中國內地的第一場個人演唱會。對於她一群遙遠的歌迷,彼岸的我們來說,在望穿秋水了20年後,最後一個懸念終於應聲落地。

在過去式中慢慢飄飛

從如流的時光中撿拾起潘越雲輝煌的過去,在那個人人用心寫歌,更是人人努力唱歌的年代,潘越雲的歌聲脫俗華美不可方物,但如今韶華過去,儘管類似我這樣年紀的大把粉絲依舊愛戀於她的歌聲,她卻依舊在過去式中慢慢飄飛。

世間女子潘越雲

“懶起秀娥眉,弄妝梳洗遲。”有時,她讓我想起唐代詩人溫庭筠。溫庭筠很愛寫女人,潘越雲很像是溫庭筠,很濃的胭脂色,甚至是風塵味兒,但是封閉,慵懶,離苦,寂寞,孤絕,一個閣樓中的女人。

歲月積累的疼愛

有些感情是歲月的饋贈,屬於當事人雙方。別人是無法破解的,也無法原樣拿走。隨著歲月的流逝,我漸漸懂得,聽歌有時候聽的是這份感情。

詩夢畫曲 天天歌

一群忙人在閑閑著品茗、聽歌、論詩、賞畫,才華縱橫內蘊無盡的卓以玉教授,同樣詩書畫都頂尖的席慕蓉教授,和能譜會寫可唱的才女邰肇玫,以及最獨樹風格的實力派歌手齊豫、潘越雲。

潘越雲和那個時代的“煙視媚行”

12月15日,“兩岸校園歌曲三十年經典演唱會”將在上海大舞臺舉行,此前絕少來內地做宣傳的潘越雲,成為眾多“老校園歌手”中備受矚目的一位。不過,跟好友齊豫所到之處都能引起一片喝彩不同,潘越雲是那種會令觀者“兩極分化”的女歌手。